You are here:-Tag:兩性

給前男友打分數 – 吳若權

女生對前男友的評價,有時跟當時的他們相處如何,也並無直接關聯,反而是現在的心境,影響了給分的高低。   大部分女生都愛聊天,唯獨跟前男友有關的事情除外,怎麼聊都有點不自在。可是,當女生願意主動聊起前男友,勢必當下內心充滿懷念。事過境遷,她對前男友的種種,不管他的好、他的壞,如何看待? 會讓女生印象深刻的前男友,通常都不是太完美。他當年的不懂事、魯莽、天真、懶散、粗心,甚或劈腿,在此刻變成前朝遺事,既蒼涼也輝煌。有關前男友的一切,若平淡到不值得女生一提,才是那段感情,最大的悲哀。 女生對前男友的評價,有時跟當時的他們相處如何,也並無直接關聯,反而是現在的心境,影響了給分的高低。如果她目前過得幸福,對往日的糾結感到釋懷,即使痛苦的記憶,也已經變成肥沃的土地,她對前男友的愛恨都轉變成心疼而感謝。   問題在自己身上 如果一個女生聊起每個前男友,總是氣得沒有一句好話,對過去每段愛情都感嘆「遇人不淑」,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自己身上。若不是自己條件不好、就是眼光太差。 無論過去的她,是如何被對待,想起前男友時還會以祝福的心意,遙遙隔著時空,浮現真心的問候:「現在的你,過得幸福嗎?」表示自己的人生,已經成長到另一個平靜而美好的階段了。 如果這句話講得很酸,帶著「你絕對沒有好下場」的詛咒之意,表示這個女生在情場上,依然戰鬥力十足。雖然能夠繼續奮戰,也是好事。但不要讓自己過度疲累,傷痕累累。畢竟青春有限啊。愛不到對的人,就回來愛自己吧。或許,暫停那些情場上的戰役,棄甲歸田,找回懂得愛的自己,把所有的傷痕療癒,有朝一日重新出發,就會與良人相遇。

By | 十一月 13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, 專欄|Tags: , , , |0 Comments

連結抗拒:為什麼在一起之後,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?- 海苔熊

我們常常覺得奇怪,為什麼和他在一起之後,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? 原先對你溫柔體貼,上下課都來接,現在竟然連幫你買個晚餐,都嫌麻煩;本來可以處處包容你的任性,現在只要你稍微一點壞心情,他就說你公主病。 以前我會說,愛情本來就不是生命中的所有,交往越久,大腦中的戀愛激素會產生一些改變,畢竟如果每次見面約會心裡都有蝴蝶飛舞,廢寢忘工總有一天會吃土[1]。   愛情裡的「投射認同」 但我漸漸發現,交往之後的關係改變其實不只是激情的消退,或許還有另外ㄧ種可能,就是早年客體關係的顯現——他隨著時間,漸漸對你先露出,他對待生命早期照顧者(原始客體)的方式[2]。 過去的經驗中沒有辦法獲得安全感的人、在童年經驗中從父母身上要不到愛的人,他們之所以戀愛之後會變得難搞,是因為他們會學到一件事情:反正我本來就是差的、不好的、不值得被愛的、可能會被拋棄的[3]。 所以當今天有人開始跟他建立長期而穩定的關係,變成可以跟他走一陣子甚至是走一輩子的人的時候,他心裡就產生了一個懷疑:「你是認真的嗎?你對我的關心是真的嗎?會不會我決定相信你、把自己交給你之後,有一天也會拋棄我?」 所以他的難搞,其實是一種阻抗,在這樣的阻抗背後,藏著很大的哀傷,一種「可是我本來就是不好的,所以你對我的好是假的」、「如果我接受你的好,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把我丟掉?」的哀傷。   對連結的抗拒 看起來,他變得難搞,似乎是兩個人的關係開始變得不好;但實際上剛好相反,正因為你開始跟他建立了更穩定的連結,他不知不覺把童年的客體投射到你身上,他用過往所習慣(而且帶著焦慮)的方式來對待你,用他的不相信,來阻抗你的真心,這樣的移請,形成一種「對連結的抗拒」。 但是關係本來就是雙向的,所以你也不知就不覺的,把你早年對待重要他人的方式,複製到這段關係裡面(雙重投射)[2]。或許你靜下來,退後一步看,你會發現這樣關係的改變,其實是開始於你們建立更重要的連結,回朔到兩人過往不安的經驗。 這並不是說,我們要把關係中所有的改變,都歸咎於早年的經驗;而是我們要練習去看見,有時候關係裡面的互相針對,不是針對彼此本身,而是針對彼此背後,那些伴隨著你或他多年的,重要他人的靈魂。 這樣的看見,或許還沒有辦法改變現狀,但或許可以為這段關係,長出彈性的翅膀。     延伸閱讀 程威銓, 在怦然之後:關於愛情的十六堂課. 2013, 桃園: 大真文化. 簡里娟, 論親密關係中的投射性認同. 輔導季刊, 2007. 43(2): p. 39-47. 樊雪梅, 論投射性認同. 諮商與輔導, 2000(179): p. 21-25.  

面對舊愛,各自有各自的旅途 – 吳若權

圖/Hartwig HKD 分手多年以後,她在街頭與舊情人重逢,當初愛得刻骨銘心,甚至離開時痛不欲生,如今再見上一面,卻爭如不見。連那些赤裸的激情,瞬間都變成幼稚的床戲。彷彿高中上完體育課,教室充滿男生的汗臭味,幾乎要令人窒息。笑自己當時那麼傻、眼光那麼差,怎會愛上他? 其實心裡都明白,那時寂寞的心房,深深渴望著一份愛。或許也曾經如同那些被隨意摘錄轉傳的片段文字,看似療癒、實則更傷地,反覆刺激過自己好幾次,諸如:「錯的時間、錯的地點、錯的對象,交織成一段錯的感情。」但始終沒有真正忘懷那個人、那段感情。無法細數的,已經不是吃過哪些餐廳、走過哪條街,而是當年勇敢付出的純真。   別再怨嘆當年眼光 而今有緣重逢,眼看著對方外型的滄海桑田,推測他在分手之後種種的人生境遇,對照著自己的這些年來的幸福或平靜,已經不知道是憐憫對方、還是心疼自己? 與舊愛重逢,似乎是一件必須到中年才會變得比較美好的事情,只有經歷年歲的寬容,才能讓彼此學會釋懷。面對失去的那一段愛情,疼惜逝去的那一段青春。如果,時光還沒有讓我們柔軟的內心,歷練成足夠成熟的姿態,面對舊情人時的尷尬,甚至憤慨,正好對照出情緒上的介懷……原來,我們從未真正放下。他走遠了,遺憾還在。 這時候千萬不要再怨嘆自己當年的眼光,而是要換個角度,回來恭喜自己現在的成長。不是當時的他不夠好,而是現在的你已經變得更好。肯定過去的對方,鼓勵現在的自己。愛情的路上,各自有各自的旅途,短暫交會後,帶著給自己最好的祝福,即使孤獨,也要繼續向前走。

By | 十月 29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|Tags: , , , |0 Comments

愛情轉移:每個人的心中,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嗎? – 海苔熊

  「把一個人的溫暖,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,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。」林夕在陳奕迅《愛情轉移》的歌詞裡面寫的非常深刻,講的好像每個人的愛情裡面,多少都參雜著過去的影子一樣。 移情實驗: 真的是這樣嗎?在一個經典的實驗中,心理學家Andersen用一個經典的方法來操作移情。他們請受試者先用一些句子來描述他們的重要他人A(例如:我的前男友是一個非常自戀的人)[1, 2]。兩個星期之後,受試者被分成兩組,並給他們看一個或多個新目標對象、附加一大串的人格特質描述。    實驗組: 他們認識一個新對象B,並且用一些形容詞來描述他,其中一些形容詞,就是他之前拿來描述A的(非常自戀的人)。這些受試者之前提過的形容詞當中,有些是正面的,有些是負面的,不過都是他對原先那個重要他人A的評價。他們想知道這個過去的大魔王經驗,是不是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對象身上。   控制組: 一樣給受試者認識一個新的對象B,不過當描述這個對象B的時候,研究者並沒有選取任何他們之前使用過的形容詞。不論是實驗組或是控制組,接著讓他們進行一系列的記憶測驗,螢幕上會出現一些形容詞,然後問受試者:「這個是B的人格特質嗎?你有多有信心確定這是他的特徵?」。   整體來說,如果受試者對A的整體印象是正面的,那麼他對B的印象也會正面的(正向移情),如果他對A的印象不好,那他對B的印象也不會太好(負向移情)。研究者還特別測量了他們的臉部表情,如果是正向移情,那他們的臉部表情也都會是快樂的(相對於負向移情者)。控制組也做了同樣的測量,但沒有發現臉部表情的差異。這個實驗最邪惡的部分,就是當他們認識了新的對象之後,實驗者再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。結果發現,實驗組在經過這個實驗操作之後,變成了「和A在一起的時候的自己」,控制組則沒有這個現象(測量方法,受試者描述自己的特質,然後和AB的特質分別做相關,計算自己的特質,和A ,B重疊的程度有多少)。   愛情轉移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什麼呢,就是我們有可能把舊愛的正面或是負面的印象,移情到新對象身上。負向移情可能會製造誤會,正向的移情可能讓你無法客觀地來看待這段感情。「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,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。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。愛情不停站,想開往地老天荒,需要多勇敢。」 簡單地說,當我們看到新歡身上有一些舊愛的影子的時候,你不但有可能會把舊愛的樣子、期待加諸在他身上,你甚至也會在他的面前,呈現你在舊愛面前的,那個版本的自己。就像林夕詞裡面提到的,每段關係裡,似乎都有上段關係中的「背影」;每個人的心中,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。回過頭來想想,如果轉移是愛情裡面的一種預設值,我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,在不同的人身上,看見自己和對方更多新的、有彈性的模樣?   延伸閱讀 1. Andersen, S.M. and M.S. Berk, The social-cognitive model of transference: Experiencing past relationships in the present.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, 1998: p. 109-115. 2. Andersen, S.M. and E. Przybylinski, Experiments on transference

女人30 敢愛敢分 – 吳若權

圖 / Andreas Levers   女人面對分手,在任何一個年紀都可以很瀟灑,唯獨在30歲的時候考慮分手,除了態度瀟灑,還要快刀斬亂麻;否則再拖下去,耽誤的不只是一段感情,而是人生。 很多在30歲前後那幾年主動要求分手的女人,都是意識到身邊的男人,不是真正可以和她共度一生的對象。或是兩人曾經對婚姻有過認真的討論,而對方無法給她具體的承諾。 女人的年華,歲歲月月都很寶貴,唯獨在30歲那年更覺得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。與其苟延殘喘,不如壯士斷腕。   此刻被甩最淒慘 但在30歲前後那幾年,被動面對分手的女人,就比任何時候都慘。原以為可以共度一生的對象,卻在此刻整個翻盤,前功盡棄,都是白忙。還有自尊與面子問題,很難處理妥善,更無法對自己與對親友交代清楚:「到底我哪裡不好,為什麼讓他在婚前把我OUT!」 兩者不同的是:主動選擇在30歲分手的女人,對婚姻還有渴望、也做好單身的打算;被動分手的女人,卻因為措手不及而感到人生前途一片迷茫。因此,被動分手的女人,更需快速療傷,否則人生將來到「前不著街」「後不著店」的兩難─婚姻沒著落,單身沒把握。 只要找回值得被愛的自信,等過了這階段,就知道捨棄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男人毋須如此難過。下一個男人未必會更好,但至少會是自己更成熟之下的選擇。當突破40大關,要不要結婚、生不生,也沒那麼重要了。不受婚姻侷限,也不為單身恐懼。成熟的女人總要勇敢愛也勇敢分。這時候才知道:幸福,有各種不同樣貌,與無限可能。

By | 十月 19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, 專欄|Tags: , , |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