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are here:-Tag:創意文化,吳若權,兩性

眼淚再美適可而止

眼淚,是女人最好的武器。你相信這個說法嗎?   多數男人碰到女人在他面前落淚,當下的第一個反應,必定手足無措。接著呢?就各有千秋了。有些男人,急著想逃跑,完全無法應付這個局面。   圖 / @Doug88888   有些男人,急著想制止,甚至對著淚眼迷濛的女人咆哮:「妳再哭,我就不理妳!」有些男人,跟著示弱,哽咽地說:「看妳這樣哭,我不知道怎麼辦?」只有極少數的男人,懂得在女人落淚的這個關鍵時刻,堅定地擁抱著哭泣中的她說:「寶貝,讓妳受委屈了,我心疼!」   最後的這個舉措,最能讓女人感動。偏偏,除非經過訓練或學習,通常會憑著直覺給出這種令女人窩心的回應的男人,多少都有點大男人主義。表面上,他被女人的眼淚征服了;事實上,他懂得如何回過頭來操控女人!     眼淚再美適可而止   然而,這一回合的勝敗未定。要看女人被男人摟在懷中時,接下來的反應是什麼? 有的女人繼續哭個不停,近乎歇斯底里,若不是故意耍賴下去,就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收拾殘局。這種反應,若拖延太久,很容易把男人僅存的耐性磨光,讓他回到前面的幾種劣根性:逃跑、咆哮或示弱。顯然地,這並不是女人想要的結果。   女人若想要用眼淚征服男人,首先必須要選對人,他既有肩膀,又心軟,懂得放低姿態、憐香惜玉;其次,女人若知道善用眼淚這項武器,既要選擇發動攻擊的時機,也該在槍林彈雨後適可而止,不能一味地乘勝追擊。   愛情裡最美好的戰役,並非單方面勝利,而是雙方在和解後,以更了解彼此的心情繼續攜手,而不是分出勝負,弄到你死我活,更不必以眼淚去控制對方。    

By | 十月 12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, 專欄|Tags: , |0 Comments

拿什麼讓夢想成真

「我沒有『夢想』!」很多人聽到我這樣講,不免嚇了一跳。畢竟,這和時下媒體常報導的職涯發展觀念有差異。大多數的職場名人或企業先進,都教導年輕朋友:「要有夢想!」但我覺得「夢想」是不切實際的東西,除非你在做夢前想一想之外,還能夠以具體的行動落實。只要你開始認真執行夢想,哪怕只是一小步,當下「夢想」就立刻變成是具體的「計劃」。 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務實,沒有好高騖遠的本事,無論多麼大規模、多麼空泛的想法,我都會把他切割成具體的小計劃,按部就班去做。 圖 /Moyan Brenn   多數人有夢沒計劃 即使我最近幾年來,致力於新興媒體的整合應用,以結合廣播、電視與網路的概念,結合實用的資訊,推出網路電視影音頻道。但我從未把這個願望當成夢想。儘管對我來說,它的難度頗高、挑戰很大、執行不易,但我還是按部就班去做。 夢想不能當飯吃!對我來說,「夢想」是虛幻的,「計劃」才是真實。「夢想」相對於「計劃」,可以有以下的排列組合: (A)有夢想,有計劃:這是最好的一種方式,將「夢想」與「計劃」結合為一。 (B)沒夢想,有計劃: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,全力埋頭苦幹,有時難免事倍功半。 (C)有夢想,沒計劃:常流於空想,若不行動,很難有具體結果。 (D)沒夢想,沒計劃:這已經跟行屍走肉,沒有兩樣。 當心中浮現夢想時,就要開始計劃,最好是同時將「夢想」與「計劃」結合為一。即使限於當時的條件,沒能立刻付諸行動,只要你一直有著「蠢蠢欲動」的決心與熱情,也就是所謂的「蓄勢待發」,累積足夠的能量,因緣俱足時,就會一鳴驚人! (圖片:Moyan Brenn) 【延伸閱讀•出版情報】吳若權最新作品: 《他比愛你更愛你》 ——男人不壞,只要用對方式去愛 博客來網路書店: http://goo.gl/WMVIgM 《每一次出發 都在找回自己》 博客來網路書店: 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652807

By | 十月 12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, 專欄|Tags: , |0 Comments

男人討厭「被吃定」

很多年輕男女問我有關初次約會的付費問題,究竟應該是男方支出、或是男女分攤各半? 多數女生都覺得前幾次約會,男方若慷慨埋單,會對他有好印象。但這些女生其實也願在日後的生活開支上分攤,並沒有想要一輩子賴帳。   雖然這個通則普遍被認可,不過女生還是很容易踏入金錢的陷阱。只要男方肯為她多花點錢,女生就覺得自己受寵。倘若男方斤斤計較,連上賓館都要討論該誰付錢,她就覺得這男人小器到不值得終身倚靠。   男人討厭『被吃定』 相對地,男方也在觀察女生。很多男生只要能力所及,都願意在相愛的前提下,多支付些金錢以表現對女生的照顧,但是他們卻不喜歡「被吃定了」的感覺。尤其是節儉型的男士,會覺得對方把自己當提款機而感到不公平。   有個女孩跟我說過很極端的例子:A男其實是「月光族」,每月把薪水花光,卻還是願意請她看電影、吃飯,讓她非常感動;B男明明收入不錯卻一毛不拔,還說要存錢買房子,讓她感覺很差!因此,她寧願跟A男在一起,至少相處時的每一刻,都很開心!   只要仔細想想,就會發現她的判斷或許缺乏遠見。她若選A男,很可能辛苦一輩子;她若選B男,結婚後可能有幢房子。我沒有要大家以如此功利的標準去擇友,只是提醒一個觀察對方消費的角度。千萬別因為對方肯為你花錢,你就覺得他人很不錯。沒錢,還充大爺,就是揮霍了。   當然我知道多數女生會期待C男出現,既有錢、又願意為她花錢。但與其巴望這樣的男人出現,不如打好自己的經濟基礎、以及正確的消費態度,才能吸引磁場相近的對象,前來共同創造幸福。 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《風獅網  幸福力情報站》

By | 四月 27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|Tags: |0 Comments

「有伴」時渴望「單身」

她和他共租的小公寓,坪數並不大;但兩人還是很認真地特別布置一個溫馨的小房間,而且還悉心地不時保持一種狀態,讓它呈現有點微微凌亂的感覺。   他們本來是學長與學妹的關係,曾有一段小曖昧,各自畢業之後繞了人生一段路又重逢。在一次朋友聚會中,偶然提到「房事」問題,正巧兩人都在找房子,因緣際會下,決定租屋住在一起。   初始的階段,真的只是單純的「室友」。後來愛苗慢慢滋長,已然變成同居的伴侶。因為她的家長觀念比較保守,如果知道她那麼快就和男友同居,怕會對他印象大壞。於是,他們把她原來自己住的那間房間,以很舒適的方式保留下來,讓賓客都以為,他們的關係依然只是單純的「室友」而已。 圖/吳若權   「有伴」時渴望「單身」 從此這個房間的實用性,有了很大的轉變,從「居住」變成「展示」,功能也有所調整。平常相安無事的時候,房間就空著只是純展示用;偶爾鬧得不愉快,她就搬回這間房間一個人睡。   這個房間成為「單身」的象徵,時時提醒她「有伴」與「單身」的差別。而人生最弔詭的問題之一是:每個人都在「有伴」的時候,渴望享受「單身」的自由;卻又在「單身」的階段,希望擁抱「有伴」的幸福。   真實的人生,並不如這間公寓的陳設,可以在「有伴」與「單身」之間,來去自如。只有幸福的人,懂得在心中預留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備用。在「有伴」的時候,保留「單身」的自主;在「單身」的階段,抱持「有伴」的想像。一間空在那裡,用來掩飾性愛的房間,是給相愛的人彼此「進可攻;退可守」的空間。其實它不只是應付別人的窺看,也是自己喘息的地方。 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《風獅網  幸福力情報站》

By | 四月 20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|Tags: |0 Comments

學做 聰明的懶人

前一陣子,覺得自己得了「慢性忙碌症」。每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,幾乎全年無休。愈忙碌的時候,愈需要耐心。我在記事本上,一一條列所有該完成的事情,然後勸勉自己要慢慢來,按部就班完成計畫表上的每一件事,然後享受工作完成後,在記事本上刪除那一項「待辦事務」的樂趣。     有一天,好友八席兄邀我去他家吃晚餐。享受了清爽可口的西式海鮮沙拉、道地的四川涼麵、美味的廣東玫瑰油雞、可口的台菜排骨蘿蔔湯……在我對他的廚藝讚嘆中,他竟跟我說:「我只花了一個小時,就做好這些菜了。」 圖/吳若權 省時做事悠閒發懶   接下來,為了說服我相信這個不可能的事實,他跟我詳述如何用家庭瓦斯爐具上的兩個鍋子,快速完成這些菜餚,而且每道料理都能入味。   我很專心用了筆記本記下他的祕訣,而最令我佩服的,不只是這些做菜的技巧,而是他獨特的觀念,他說:「懶人,更要省時間。一定要想辦法用最快的速度,把該做的事情有效率地完成,才能偷到時間發懶。 」   這跟我印象裡的懶人,有很大不同。從前我以為,懶人然就是很散慢,無論何時何地都很難集中注意力,也絕對沒有發奮圖強的可能。   原來,懶人分兩種:一種是用一分忙去換九分閒;另一種是完全不肯動的。 前者,是聰明的懶人;後者,懶到最後一定會變笨。畢竟,人生不可能完全無所事事。遇到該做事的時候,端看你如何把事做完。   像我這樣,即使沒事也要找事做的勞碌命,算是愚笨的勤快,工作成就和生活品質,卻遠遠輸給聰明的懶人。   聰明的懶人,懂得把有限的事情,在最短的時間完成,其他時間用來享受慵懶而快意的人生。   請多支持我的新書喔: 《他比愛你更愛你:男人不壞,只要用對方式去愛》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《風獅網  幸福力情報站》

By | 四月 16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|Tags: |0 Comments

多少錢才夠用?

錢財,是大家的共同煩惱。窮人,擔心沒錢花;富人,掛念錢怎麼花。位居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小資族困惑著:多少錢才夠用?可見問題不在於錢多錢少。而是釐清: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?       長期以來我們都被社會扭曲的價值觀,教育成人生好像只剩極端的兩個選擇:「沒錢,只好學會知足。」「有錢,但不一定快樂。」很少人提出另一個可能:無論有錢沒錢,都可以因為接受現實,調整心態,而活得自在。   練習放下物質慾望   大多數的人無論擁有多少財富,依然覺得錢不夠用,而且常為此感到焦慮。他們忘了提醒自己:錢夠用就好,並不需要很多。或許試著把重心從自己身上,轉移到關心別人,是一個可以跳脫「為錢煩惱」的方法。   台東的陳樹菊女士,在傳統市場賣菜,自己賺得不多,卻慷慨行善,捐出大部分錢財,救助困苦的人。另一個極端例子,是連續幾年坐擁全球首富地位的美國微軟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,他將大部分財富捐出,用於全球小兒麻痺症、愛滋病、結核病、與瘧疾的防治。   要練習放下物質的慾望,不被金錢的匱乏感所困,可以從《斷捨離》作者山下英子的建議開始,自我分析看看,你屬於下列哪一種類型:1.「逃避現實型」;2. 「執著過去型」;3. 「對未來不安型」?有趣的是,我之前透過網路平台及實體講座調查發現:多數人都是「混合型」。   如果無法釐清自己是哪一型的人?建議你可以開始捨棄不需要的東西,等你從衣櫥裡清除掉連續兩年內都沒穿過的衣服時,回頭再望著櫥櫃新增一半的空間時,你究竟要什麼的答案,就會漸漸浮現!    

By | 四月 8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, 專欄|Tags: |0 Comments

別當時間的救火隊

一位電腦公司老闆,行事講求機動及彈性,他的座右銘是「計劃,趕不上變化!」所以緊急時也全憑造化。 有一次我到南部出差,回程時在機場遇見他。由於當天班機客滿,沒有事先訂機位的他,搖著圓圓胖胖的身體,在各航空公司的櫃檯前奔波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 登機時間到了,事先已經確認機位的我,愛莫能助,只好先行劃位,先行登機。 起飛前最後一秒鐘,我看到他以十分驚險的姿態,成為本班機的最後一名乘客。汗水淋漓地提著他的手提箱衝上飛機,脫下西裝外套、放置好手提箱,他對我揮揮手,驕傲地以手指比出「V」勝利的標誌,一臉驕傲。 恭喜他的同時,我看見他的襯衫全溼透了…… ●缺乏時間管理的規劃,才會疲於奔命地忙碌 從事顧問工作多年,讓我有機會見識到許多主管很習慣充當「救火隊員」。因為他們天天趕著處理緊急的事情,匆忙而驚險的程度,像趕著去「救火」一樣,每當撲滅一場或大或小的「火災」,就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。 回到豪華辦公室的座位,雙手一攤,整個人掛在沙發上,露出詭譎的表情,無奈中有些不明所以的笑意,對我說:「唉!吳顧問,你看,大大小小的事這麼多,什麼事都需要我!」 乍聽之下好像感觸良多,其實他們的內心是有點得意的。 早幾年,當我的社會經驗還不夠的時候,傻傻地以感同身受的體貼回應:「是啊!您真辛苦。」 但最近這幾年,看了很多真實的案例之後,我已經改口了。要是再碰到客戶的主管,常常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,當他救完火之後跟我抱怨,我反而會幽他一默:「是啊!如果沒時常讓您表現一下,這個職務恐怕很空虛吧!」 不只主管如此,很多職員也是一樣,喜歡在辦公室小跑步,臉上的表情永遠慌慌張張,好像是故意在昭告天下人:「我很認真喔!我很忙哩!」 偏偏好像也是這種人升遷比較快,相對之下,氣定神閒的人彷彿是來辦公室吃閒飯的。以此推論,職位愈高的主管中,救火隊員的比例也就相對增加。 但是,別忘了,職場和人生一樣,講的是路遙知馬力。習慣當救火隊員的人,比較容易把自己的身體搞垮、精神也處在隨時崩潰的邊緣,高血壓、憂鬱症……隨時可能成為往上爬的絆腳石。 ●選擇重要的事情先做,而不是先做緊急的事 針對時常扮演救火隊員的人,時間管理專家史堤芬•柯維(StephenR.Covey)先生建議:選擇重要的事情先做,而不是先做緊急的事。 當重要的事情都已經在事先處置妥當,自然不會經常發生緊急的事。舉例來說,如果能做好汽車定期保養,碰到在半路上拋錨的機會就不多。周日就寢前,將一週要穿的服裝都準備好,就不會在偶然睡遲了的早晨,急著燙一件縐巴巴的襯衫。事先約好和廠商見面的時間,就不會經常為了應付不速之客,而耽誤手邊應該要進行的事。平日做好充分授權的訓練及準備,就不會經常要幫同事「擦屁股」收拾善後。 愈想表現積極的人,愈有充當「救火隊」的慾望,並以此為「成就感」的來源,造成管理的障礙,也影響自己健康。 事實上,培養辦公室的「救火隊」,應該是屬於「危機處理」的一環,只能「養兵千日;用在一時。」,不可以變成例常工作的常態。 如果,你的生活中每天都在拉警報,表示你的時間管理已經出現大問題了。 如果,辦公室裡的同仁無時不刻都在緊急滅火,表示整個組織管理已經到了必須改革的地步。 這時候,除了需要「時間管理」的訓練之外,還要配合「充分授權」的制度,讓每個人都有能力、也有權利來負責自己的工作,而不是事事請主管幫忙裁決。不但累死主管,還會養出一群永遠無法讀當一面的「軟腳蝦」! 當然,最重要的是:老闆也要改變「績效評估」的標準,別老是把「工作勤奮」獎,頒給救火隊員。畢竟,忙著救火和工作認真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,千萬別被他們的外表所蒙蔽了。

By | 二月 11th, 2015|Categories: 人文|Tags: |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