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are here:-Tag:chanel

歡迎搭乘香奈兒2016SS航空 巴黎大皇宮變身機場時尚秀

  TEXT / Lena Lin; PHOTO / Chanel; Oct,13,2015   歡迎您來到巴黎-康朋機場的第2C航道。各位將於N°5閘門進行登機。香奈兒2015年春夏高級時裝秀,卡爾拉格斐將巴黎大皇宮變身為機場。在辦理登機的服務台登機告示牌下,機組人員與乘客將慢慢步向香奈兒航空。他們戴著雙排蝴蝶結、閃亮鞋底的楔型涼鞋或銀色皮革與透明PVC的露趾踝靴。在他們手中拎著全新、卡爾拉格斐稱之為「絕對必備」的Coco Case的拉桿式行李箱,或是特大版的11.12包。   各色系的藍,包括天藍到星空藍、白、紅、機艙灰、粉紅與黑,搭配花朵與彩色的圖案,裝飾於斜紋軟呢、丹寧、皮革、蕾絲、厚粗花邊、薄紗、絲布與奧圖曼織布上。豐富的輪廓線條,有的是嚴謹、直挺的線條,也或是飽滿、流暢、飄逸。經典的香奈兒套裝成為了「絕對必備」的套裝。這次少了領口、口袋、辮飾、鈕釦,但是仍然一眼就能辨識出這經典的款式。雙排釦的外套與短外套,材質為棉質斜紋軟呢,搭配人字紋或醒目的圖紋,再配上特大的銀色鈕釦,一半隱藏起來,再搭配新的「辮飾」緄邊-先攝影、印製,再包覆上矽的材質。長長外揚的裙襬,有些則搭配傘狀壓紋,內搭長褲或單穿。卡爾拉格斐以寬版的外套,搭配斜紋軟呢水手褲,展現輕柔的氣質。   https://youtu.be/SJebP-toiUs   卡爾拉格斐以幽默的手法把玩天空的圖騰,用於上衣、長褲、摺裙,搭配登機卡、箭頭標示、三色圖案,如設計師形容為「飛行裙」。大片裙、寬管褲、背心、豐盈的機艙效果銀色刺繡外套,皆縫上蝴蝶結與羅紋緞帶,展現輕盈感。花朵圖紋使絲質洋裝更顯亮眼,內搭色塊圖紋長褲,而上衣則搭配奧圖曼風格的外套。在2016年春夏高級時裝系列中,卡爾拉格斐為我們勾勒出他心目中理想的旅行裝束:一種散發女性魅力的造型,結合舒適與優雅,搭配時髦的飾品,是在全世界旅行的最佳造型。「我們越來越常旅行,所以為什麼不能有香奈兒的行李箱?」設計師如此下結論。   ►看完整香奈兒Chanel 2016春夏秀片   在這頭等艙中的乘客,包括香奈兒品牌親善大使凡妮莎帕拉迪斯(Vanessa Paradis)、莉莉羅絲戴普(Lily-Rose Depp)、英國女演員卡拉迪勒芬妮(Cara Delevingne)、卡雅斯考得里奧(Kaya Scodelario)、美國歌手Yasiin Bey、Janelle Monae、St Vincent、澳洲歌手Say Loulou、法國女演員瑪琳華克特(Marine Vacth)、克勞迪德埃斯曼(Clotilde Hesme),都出席了香奈兒2016春夏高級成衣系列時裝秀。     文章經轉載授權《BAZAAR 哈潑時尚》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

By | 十月 28th, 2015|Categories: 時尚|Tags: , , , |0 Comments

來點高雅氣質的刺繡錶

香奈兒Mademoiselle Privé刺繡山茶花錶的刺繡面盤   除了現在正夯的香港Watches & Wonders鐘錶與奇蹟錶展,有我們同事在現場即時報導最新錶款資訊外,另外我們名表在忙碌的,就是即將於十月中推出的2015年度的鐘錶年鑑了!(錶迷不要錯過呀)為了準備年鑑,整理錶款資料的過程非常讓人頭昏眼花,而這過程過目了不少品牌的錶款,其中筆者看到刺繡工藝的錶款時,認為這麼精緻細膩的錶款真是賞心悅目,想在此分享。   談刺繡錶款前,稍稍來談刺繡了!刺繡大家多少都有些概念吧,它是民間傳統手工藝之一,用針線在織物上一針一線所繡製出的裝飾圖案。平常看古裝連續劇,劇中古代的黃花閨女都必須精通女紅(這似乎是她們從小必培養的技能之一),常有她們在房裡用扇子或手巾來練習刺繡的畫面;或是現代仍有不少飾品、衣物都用有刺繡裝飾。中國是這世上最早發現使用蠶絲的國家,刺繡至今絕對累積了二、三千年的歷史。   刺繡強調手藝,材質也非常重要,它主要的材料便是蠶絲線,跟養蠶事業息息相關,因此也被稱為絲繡。中國宋朝時期便開始擁有刺繡服裝的風氣,民間也廣泛流傳,後來繡品逐漸商業化,先後出現了「四大名繡」,那就是江蘇的蘇繡、湖南的湘繡、廣東的粵繡及四川的蜀繡。   香奈兒Mademoiselle Privé刺繡山茶花錶,18K黃金錶殼,搭載石英機芯,刺繡呈現出來的山茶花也格外新鮮別緻。   「蘇繡」有四千多年的歷史,主要特色是圖案工整絹秀,針法豐富且色彩鮮豔,常用來表現珍禽異獸、花卉、人像和風景,充滿古色古香的詩情畫意。「湘繡」過去被用來製成官服、禮品、日用花衣、嫁奩等為多,當時將畫家的創作與繡師技藝結合,特色是生動逼真、充滿意境。「粵繡」相傳是從少數民族而來,多充滿濃厚民俗風格,紋理分明,常用在製作代表吉祥的百鳥朝鳳、龍鳳、麒麟等類型題材。「蜀繡」又被稱為「川繡」,針法嚴謹細膩、淡雅流暢,常用來體現如中國水墨那種光、色、形的細微變化,常見題材為鯉魚、公雞與貓熊等。   不過到了今天,中國各地刺繡針法經過那麼多年交流,大都能互通有無,四大名繡的風格也越來越統一。而西方的刺繡,最早發現在古埃及陵墓內的陪葬物,還有古巴比倫人留下的用品,可發現刺繡曾在古代的地中海以東盛行。十七世紀時,刺繡已經被大量使用在法國路易十四的時期,常用於服飾、窗簾與家具。     這是伯爵 Altiplano珍貴線刺繡腕錶,用金線製出植物的每一分細節,螺旋狀金絲緊密結合在黑色絲綢面盤上,簡單又好看,它的參考價NTD 1,104,000。   講那麼多,還是直接來欣賞幾款刺繡錶,看多了陀飛輪、萬年曆等各式複雜功能錶款,偶爾看看簡單又優雅的傳統工藝作品也不錯,它們不僅僅是「看時間、提供所需功能」的錶,而是值得賞味的藝術珍品。   2013年,香奈兒第一次用手工刺繡,製作出山茶花面盤的Mademoiselle Privé Camélia Brodé,它非常成功,還一舉拿下日內瓦鐘錶大獎的「最佳藝術工藝獎」。後來推出的Mademoiselle Privé刺繡山茶花錶款就非常精緻,很有氣質。   伯爵的Altiplano珍貴線刺繡腕錶,搭載430P手上鍊機芯,它的面盤就是一件刺繡藝術品,松樹枝是立體緞面繡,直縫針步繡成松針,整組刺繡圖案構圖極簡,卻非常耐看。   (撰稿:城邦國際名表編輯部)   文章經《iWatcHome城邦國際名表》授權轉載,邀您一同品味腕錶工藝之美。

By | 十月 27th, 2015|Categories: 消費, |Tags: , , , , |0 Comments

探索Chanel高級訂製服的極致世界

TEXT / 廖秀哖; PHOTO / Chanel; Aug,31,2015 能潛入珠寶、包包、鞋子、刺繡…等各類型工坊進行採訪,並非是件容易事,因為這兒可是成就品牌作品的秘密基地,不得隨意打擾。在20年間有幸造訪了諸多工坊後,此番,我終於來到夢寐以求的高級訂製服重地,一探服裝製作最高殿堂的細膩過程,以及關於極致工藝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。     非凡境地的高級訂製服   說真的,自2000年左右,在網路世代加速地蓬勃發展下,求新、求快,似乎成了市場中的主流,連Fast Fashion也夾擊著傳統ready-to-wear的步調,讓靠高度人力製作堆砌而成的服裝產業,也得因應消費者搶快、嘗鮮的蛻變需求,不斷地加快腳步。但是,快一定就是好嗎?!答案因人而異,畢竟有為數不少的人想將看起來美麗的衣服快點穿上身,所以「快」對這些人而言是好的;然而,真正講究服裝工藝與獨特性的,快是絕對辦不到的,尤其在已超過150年以上發展歷史的巴黎高級訂製服殿堂中更是如此。     要成為巴黎高級訂製服正式成員中的一份子,只要捧上白花花的銀子辦場服裝秀就可以嗎?絕對不是這麼簡單,是得經過法國巴黎高級訂製服管理委員會(Commission de Controle et de Classement Couture Creation)重重的嚴格認定──服裝得全在品牌自營的工作室中完成、至少20名員工、每件作品都得經過反覆的量身訂製過程、每季由高級訂製服公會制定的日期,展示包括日晚裝在內的至少25套作品──才能獲得正式的成員資格,不然都只能位居邀請名單之列而已。這次,難得地在Chanel 2015秋冬服裝秀前一天,沒錯,就是那極為忙碌的秀前一天的下午,首度開放高級訂製服工坊予BAZAAR採訪,在僅僅一小時的過程中,我看到了工坊中不一樣的工作景致。     沉穩有效率的工作團隊   即便有過多次拜訪為Chanel效力的各個不同工坊的經驗,但卻不曾有像本次的採訪規格:訪前先行做了半小時簡單的工坊狀態說明,訴說可行與非可行的事項──錄音:可,拍照:禁止(即使手機做個人紀錄也不行),音量:輕聲細語──以不打擾工匠工作為最高的採訪原則,因為,採訪後設計師Karl Lagerfeld將再做最後一次的成品與造型確認,好讓隔天早上在巴黎大皇宮的大秀,能有最盡善盡美的演出。   面對秀前一天的採訪,我是極為忐忑不安的,因為這段時間會是整個製作團隊壓力最爆表的時刻,所有人得在午夜前將所有設計師想修正的部分完成,不難猜想此時每個工作人員的態度會有多嚴肅、多緊繃,甚至會對我的造訪感到不耐煩…。然而,一切就在我進入康朋街31號的Chanel總店樓上的那一刻,也就是Coco Chanel當年所建立起的高級訂製服基地,我原先所有的猜想都是多餘的。   「優雅、專注」,是我進入工坊見到工匠們工作時腦海中所浮出的形容詞。即便每個人正奮力地趕工,那雙手的節奏像是正彈奏著絕世名曲般不疾不徐,態度是閒適而享受的,完全感受不到緊繃與焦慮。如果硬要從工匠們身上找出一點忙碌感,那可能就是到處可見兩兩一組在為一件外套、裙身或洋裝下襬等做最後縫飾趕工的狀態;甚至連Lesage工坊也來了兩位刺繡工匠支援,因為Lagerfeld臨時想加些刺繡在禮服上。而面對我的造訪,即便他們手上工作超忙、時間壓力極大,各個工匠們卻仍投以燦爛的微笑,這點讓我對Chanel佩服不已,因為若無井然有序的工作分配,以及純熟的製作工藝做後盾,忙亂與慌亂氣息勢必會在此刻於工坊中到處流竄。 具規模的工坊運作 身為巴黎高級訂製服正式成員的Chanel,工坊中想當然爾地擁有相當完備的製作系統。基本上,工坊分為flou(洋裝)與suit(套裝)兩大部分,各有一位首席裁縫師領軍著各25名經驗豐富的縫製工匠,不僅負責每年兩次的大秀服裝,更重要的是服裝秀後一連串的客人量身訂製服務。   由於高級訂製服工坊的工序極為繁複,因此其所使用的材質、細節都是最高規格的,甚至還自行開發各種不同的面料與製作手法,才能締造出服裝設計最高殿堂的印象。所以,在Chanel製作一件套裝得花費200個小時,一件洋裝平均至少是600小時,對於某些禮服或婚紗更是得花上1000小時的縫製時間。但是,這些基本的製作工時到了一季服裝秀前,其實只有六周的時間來完成所有作品,中間當然也進行了三次的試裝與調整(工坊中看得到每件服裝模特兒每次的試裝照片,一目了然其中的變化),很神奇吧!造就神奇工作完成的最大功臣,除了大師Karl Lagerfeld的創意與堅持,還有工坊兩大首席裁縫師的製作時程安排與品質掌控,才能造就出隔天於架設的賭場空間秀場中,各種立體3D感的華服呈現。     當我看到不到24小時前仍在縫製桌上趕工的服裝,現在已由名模們穿上走過我的眼前,心中的悸動莫名,因為,我見證到Chanel高級訂製服幕後至台前間,設計師到所有工匠對造就完美服裝的盡心盡力與絕對的熱情。   文章經轉載授權《BAZAAR 哈潑時尚》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

By | 十月 7th, 2015|Categories: 時尚|Tags: , , , |0 Comments